徽商文化
徽商传奇宅院“有斐堂”春秋

    郎溪县梅渚镇老街“有斐堂”为清晚建筑,距今约有125年历史。“有斐堂”是郎溪县内极少数保存完好的清代徽派古建筑。古宅的主人是吴耀曾先生(1937年出生),祖籍徽州歙县之南的澄塘村。吴先生高祖吴光宗年轻时去江北做帮工谋生,由于节俭,有些积蓄。听说江南梅渚的繁荣后,大约于道光三十年间(1850年),南下至梅渚寻找新的谋生之路。初来时吴光宗开了一家“吴永隆”小布店,因为经营有方,加上梅渚南北商贾云集,商业较繁荣,生意渐有起色,站稳了脚跟。吴光宗长子吴基永,次子吴基远都跟随父亲经商。郎溪县在太平天国农民战争后期,成为清军和太平军的重要战场,破坏惨重,加上天灾和瘟疫,人口剧减,田地荒芜,1865年全县总人口仅存10855人,“庚申遭寇难,州民存者无几,江督曾侯(曾国藩)出示招垦于楚豫,各邻省之民络绎来归,垦荒纳税,其日臻富庶矣乎。”至光绪五年(1879年),郎溪县人口增至61743人。吴家利用战后经济恢复,人口渐增的时机,逐渐扩大经营。除了重点经营“吴永隆”布店外,还兼营砻坊、小当铺和尺衣店(即改做衣服,另外当铺一些衣物无人赎当成为死当,也在尺衣店出售,后来吴家从上海的大当铺购回衣物出卖)。有一年农业丰收,吴家砻坊收购了大量稻谷、小麦等粮食,第二年粮食紧张,粮价飞涨,囤积的粮食高价售空,吴家在这次售粮过程中获利颇丰,发了财。1884年,吴基永的住宅“有斐堂”竣工,房屋建造历时一年多,材料及工钱用去10000(银)元,其他费用不在其中(例如吴家提供工匠一日四餐)。吴基永有三子都经商,长子吴开训,次子吴开烁,最小者吴开潜。吴基永经营规模进一步扩大了,在梅渚正街吴家有8间门面作为店铺,仅布店就雇用店员8人,因为吴家与家乡失去联系,店员都是当地人,砻坊也有雇工(这种情况与在梅渚的另一徽商汪允功相同,他经营的汪德源酱坊雇佣工人也是周边乡民)。
  辛亥革命前后,梅渚镇最出名的富商有三家,一是溧阳殷桥人殷源浚家,是京陵(南京)帮首领;一是徽州绩溪商人汪允功家,一是徽州歙县商人吴开训家。主要有三处不同地域的商人集聚在梅渚镇经商,称之为徽州商帮、京陵商帮和江北商帮,分别创办了徽州会馆(槐荫别墅,今镇心路28-33号),京陵会馆(今镇心路50-60号),江北会馆(今镇心路60-66号搬运站处);早在1906年就成立了梅渚商会,积极联系江浙巨商,1918年隶属上海全国总商会,在梅渚兴办了很多工商业和公益事业。吴开训从1906年开始担任梅渚商会副会长,直至他1932年去世,共26年。吴家经商致富,秉承徽商传统美德,不忘积善,平时用钱粮接济周边贫苦人群,乃至修桥铺路,热心于社会公益事业。“有斐堂”内一幅徽商传统门联:“几百年人家无非积善,第一等好事只是读书”。吴家在定埠、梅渚、水鸣一带有数百亩水田,逢上灾年,便免去田租;有一年遭天干,吴家在梅渚外西门10亩水田急需蓄水,吴开训赶来,将架好的水车撤去,借给旁边的贫苦人家,他说:“我家这块田里没有收成,别处还有收的;即使田里无收,店里还有收的,而这些农民都指望田里收成,不能同他们争水。”吴家在经商同时仍保持“贾而好儒”的特色,闲暇时督促子弟诵读,家里设有书房,累积藏书近万册。
  梅渚水上运输便利,可达江苏溧阳、无锡、常州、上海等城市,经南漪湖可达宣城、芜湖等地,较容易受到外界影响。吴开训积极向近代新式工商业投资。1916年梅渚“大达轮船运输公司”吴家投有股份,1919年筹办的“耀梅电灯公司”有2500元的股份,吴开训是副经理。此外,在溧阳一些布店和粮行,吴家也有股份。吴家能将生意不断做大,除了信誉卓越(吴永隆布店曾悬挂“货真价实”和“童叟无欺”两块金子招牌),广开财源外,还特别重视获得最新商业信息。1912年,“吴永隆”布店承办郎溪县梅渚邮政代办所,这就更有利于获得最新的商业信息。初时,“吴永隆”布店主要从无锡进货,经水路运至梅渚,大达轮船公司成立后,吴家从上海、无锡、常州、江阴等城市购货,有时五船、十船,水陆兼运到梅渚港,与无锡巨商“面粉大王”荣宗敬、荣德生有生意上的往来。
  因为货源广且价格便宜,郎溪城内的布商来“吴永隆”批发布匹。20世纪二三十年代,国画大师张大千的母亲来郎溪居住,张大千由上海往来郎溪,经常搭乘吴家进货的轮船。为答谢吴家,张大千曾作《观音图》赠送,吴家一直珍藏,“文化大革命”中,此画被没收、烧毁。1921年7月,上海设立证券物品交易所,资本500万元,实收125万元,虞洽卿为理事长,经营范围广泛,包括有价证券、棉花、棉纱、布匹、金银、油类、皮毛七种。交易所采取会员制,会员是交易所的发起人,已经开业的交易所都获得了巨额利润,于是效仿者风起云涌。5月起上海新设立的交易所逐月增加,9月份达70家,11月底竟达114家,大多交易所发行股票,买空卖空,进行投机。交易所“定名之光怪陆离,其交易物品之包罗万象,诚可谓极一时投机之能事”。吴开训此前与虞洽卿认识,此期间带领兄弟吴开烁、吴开潜及侄儿吴寿昌(1902-1977,吴耀曾的父亲),到上海开办交易所,在金融领域进行投机。由于经常往来上海,吴开训目睹上海银行业数量的迅猛增加,据统计,1917年至1923年中共设立131家银行。有鉴于银行在集中资金上的作用,1922年吴开训在郎溪城内创办了郎溪近代最早的金融机构——“农工银行”,在皖南也是最早的金融机构之一,股东代表会公推吴开训为监事。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中国工商业迎来短暂的“春天”,吴家的商业也蒸蒸日上。但好景不长,战后不久,欧美列强卷土重来,旧中国民族工商业又陷入困境之中。吴开训也在多项投资中损失惨重。郎溪农工银行经营一周年,已入不敷出,未到十五个月,就蚀本二万余元,平均每股蚀四元,到1923年底,郎溪农工银行就宣布破产夭折了。“耀梅电灯公司”长期经营不景气,1931年亏本转让。1921年底,上海暴发“信交风潮”,投机者纷纷亏空,吴家交易所也在其中。另外,吴开训还遭到军阀的敲诈勒索。1925年军阀孙传芳起兵驱逐苏皖等地奉系军阀的势力,11月在南京成立浙闽苏皖赣五省联军,孙自任总司令。此后不久,孙传芳听说梅渚吴家富甲一方,于是将财源开到吴家,指使爪牙联系当地的土匪,将吴开训绑架到溧阳河心乡刘家边,对吴家进行勒索,吴家通过当时梅渚青帮头领、同盟会员吴成鹤,用3600块银元赎回吴开训。
  卢沟桥事变后,1937年农历冬月初一,郎溪沦陷。国民党军队弃枪逃跑,日寇猪木清太郎的部队由十字镇长驱直入,一路烧杀淫掠,无所不为。冬月十一日日寇侵入梅渚,吴家以及周边百余人躲藏在树林避难。吴寿昌次子吴金夏仅二三岁,受到惊吓啼哭,因害怕孩子的哭声暴露众人的藏身之地,无奈之下,只能紧紧捂住孩子的嘴巴。等日寇走远后,孩子已窒息而死,吴寿昌十分悲痛。1938年6月,新四军支队前方医院安设在梅渚镇王家祠堂,派出工作人员走门串户,联系群众,进行抗日政策宣传,并积极救治遭敌机轰炸受伤的人民,得到群众的赞扬与爱戴。由于敌人的封锁,驻扎在梅渚、溧阳一带的新四军药品和日用物品十分匮乏。吴寿昌主动通过梅渚新四军保长徐方潜,与当时新四军苏南、广德的主要负责人许道珍取得联系。吴寿昌到上海进货,熟人多,路子广,托人购买到胶鞋、布匹、电池、电筒和奇缺的盘尼西林等药品,用船秘密运至溧阳社渚农场附近,交给新四军部队。解放后,郎溪县县长高长年向吴寿昌先生发出邀请函,参加全县民主人士大会。1950年,吴寿昌的长子应征入伍,1951年底加入志愿军,奔赴朝鲜战场,投入保家卫国的战斗中去了。
  160年前,徽州歙县人吴光宗到郎溪梅渚镇经商,至今历经七代。年逾古稀的“有斐堂”第四代主人吴耀珍先生恳望文物管理部门和有识之士帮助他修缮古屋,让它绽放新的光彩。


友情链接
商业俱乐部 徽商传奇 上海徽商俱乐部 上海徽商 上海徽商名人 上海徽商论坛 上海安徽商业联盟 上海徽商联盟 徽商文化
关于我们 徽商动态 最新活动 企业风采 徽商访谈 人物传奇 徽商论坛 共享资源 会员加盟联系我们
邮箱:sagetiger99@sina.com
电话:400-999-8255
手机:13818220919 18516261055
Copyright © 2016-2026 徽商传奇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地址:上海市青浦区沪青平公路1357弄安盛花苑368号 沪ICP备16050918号